- 下肢問題 -
不容輕忽的肌肉拉傷
2020-03-12
不容輕忽的肌肉拉傷
 
一名年約24歲的女性因左小腿疼痛前來求診,觸診後發現患者小腿內側有一大塊沒什麼彈性的硬塊,且主動蹠屈動作下此部分肌肉幾乎無收縮。細問下得知患者有做重訓的習慣,在一次小腿的訓練中,突然聽到「啪」的一聲,隨後左小腿即痛到無法行走,而這已經是三個半月前的事情了,期間沒有做任何手術及復健。接著對患部進行阻力測試,結果是陽性,因此推測是肌肉拉傷(muscle strain)。然而我們必須探討,這個常見的運動傷害,如果不盡早處理,會演變成什麼情況呢?
 
當受力超過肌肉組織所能承受的範圍時,肌肉就會開始產生撕裂傷,也就是肌肉拉傷。肌肉拉傷依嚴重程度可分為三級:
  • 第一級,肌肉內只有小於5%的肌纖維受到損傷,造成輕微疼痛以及輕度的力量、活動度喪失,復原期約2-3
    週。
  • 第二級,更廣泛的肌纖維損傷,但還不到整塊肌肉斷裂的程度,會產生劇烈疼痛,並伴隨顯著的力量、活動度喪失,復原期約3-6
    週。
  • 第三級,整塊肌肉完全斷裂,肌肉會縮至兩端,斷裂處皮膚會有明顯凹陷,這時就得靠手術修補了,復原期達3
    個月以上。

經評估,這名女患者的肌肉拉傷屬於第二級。
 
肌肉拉傷後的復原可分為三個階段:破壞期、修復期,以及重塑期(圖一)1


 
圖一、肌肉拉傷復原示意圖
 
  • 在破壞期(圖一AB),斷裂的肌纖維會壞死一小段,斷端會在數小時內形成收縮帶(contraction band),防止持續壞死。接著斷端會被肌纖維膜(sarcolemma)封起來,並且缺口處有血腫(hematoma)。此時期衛星細胞(satellite cells)會增生,引發強烈的發炎反應。
  • 在修復期(圖一CD),衛星細胞分化成肌肉母細胞(myoblasts),肌肉母細胞開始融合成肌管(myotubes)。另外纖維母細胞(fibroblasts)開始分泌膠原蛋白(collagens),形成疤痕組織。此時期在受傷區域也會長出新的微血管。
  • 在重塑期(圖一EF),肌管與斷端未壞死的肌纖維融合,而後新生成的肌纖維趨於成熟,同時疤痕組織收縮將兩斷端拉近。
很顯然,女患者的肌肉拉傷已經來到重塑期。由於傷後長時間(三個半月)未處理,疤痕組織沾黏得相當雜亂,因此嚴重限制了肌肉的收縮,也限制了腳踝背屈的活動度。不只如此,疤痕組織抵抗張力的能力很弱,故而大大提高了再次受傷的機率。所以我們的目標很明確,就是盡快恢復肌肉應有的彈性。然而依據筆者的臨床經驗,這麼嚴重的肌肉沾黏,要消除並不容易,況且女病患的工作需要頻繁地走、站,更增加了復原的難度。
 
經過五個半月、一週兩次的徒手及拉筋治療,患者已恢復大部分的肌肉彈性,只剩肌肉中心的部分仍有些許沾黏,腳踝背區的活動度也有明顯增加。在進行深層疤痕鬆解的過程中,患者曾表示非常疼痛,而這也凸顯了肌肉拉傷後盡早處置的重要性,因為盡早處置,可以減少疤痕組織的生成,在進行疤痕鬆解時,所需的力道相對較小,也就不會這麼痛了。假使不幸發生了肌肉拉傷,有哪些方法可以讓我們恢復得比較好呢?
 
處理肌肉拉傷,最新的觀念是英國運動醫學雜誌(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)提出的PEACE & LOVE2,分別是急性期和亞急性期處理原則的英文開頭字母縮寫。
在急性期,我們可以這樣做:
  • 保護(Protection),受傷後肌肉強度降低,也可能因為疼痛而做出錯誤代償動作,造成二度傷害,因此傷後迅速保護、固定傷處非常重要。
  • 抬高(Elevation),抬高患處可以降低組織的血壓及靜水壓,因而減緩出血與水腫的情形。
  • 避免消炎(Avoid NSAIDs),已有研究顯示非類固醇類消炎藥(NSAIDs)會抑制骨骼肌中衛星細胞的增生3。由前文我們知道,衛星細胞是肌肉修復過程的關鍵角色,所以過度地消炎是會阻礙修復的。
  • 壓迫(Compression),壓迫受傷的肌肉可以減少出血、增加組織液的吸收。常見的壓迫方式有彈性繃帶與貼紮。
  • 衛教(Education),教導傷者正確觀念,不要一味地止痛,而忽略掉修復的重要性。
 
在亞急性期,有這些做法:
  • 負荷(Load),在疼痛與腫脹降下來後,就應在可以承受的範圍內負重,以防止肌肉萎縮。
  • 樂觀(Optimism),心理會影響生理,樂觀面對拉傷有助於積極自我照護,也加速了肌肉的修復。
  • 優化血循(Vascularization),亞急性期的盡快活動可以提高受傷處的供血量,讓肌肉的修復再進行得快一點。
  • 運動(Exercise),適當強度的全身性運動不僅可以維持心肺功能,還可以恢復因拉傷而受損的本體感覺。
以上透過一個案例,針對肌肉拉傷的復原機制與急性期、亞急性期的處理原則做了一個介紹,然而比較嚴重的拉傷與後續的復健,仍要盡快尋求專業醫療人員的協助喔。
 
 
參考文獻
  1. Jarvinen T, Jarvinen M, Kalimo H. Regeneration of injured skeletal muscle after the injury. Muscles, Ligaments and Tendons Journal 2013;3(4):337-345.
  2. Dubois B, Esculier J. Soft-tissue injuries simply need PEACE and LOVE.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 2020;54:72-73.
  3. Mikkelsen UR, Langberg H, Helmark IC, et al. Local NSAID infusion inhibits satellite cell proliferation in human skeletal muscle after eccentric exercise. Journal of Applied Physiology (1985) 2009;107(5):1600-1611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德物理治療所 物理治療師 賀豫君